• 18315206110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黔江之家 黔江之家 看黔江 查看内容

长岩岍风雨洗礼的红色记忆

2020-6-2 10:4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8| 评论: 0|来自: 黔江政府网

在黔江区白土乡三塘村境内的悬崖峭壁之上,有一处长约千米、三面绝壁的岩岍,当地人称之为长岩岍。曾经,因这里地处天险,成了土匪负隅顽抗的天然据点;此后,一幅几十年前用朱砂写在岩壁上的红色标语,铸就成了这里的永恒记忆。近日,本报记者来到三塘盖上的红色地标——长岩岍,了解一段关于它的过往。

红色地标长岩岍

夏阳、山风;云卷、云舒……,来到三塘盖,人们的目光总集中在长岩岍。

2016年,本报记者前往三塘盖采访时,当地村民陈桂禄老人就热情地给我们当起了向导。时隔多年,我们再访,今年已经77岁高龄的陈桂禄老人执意要给我们再次做一次向导。

“虽步履蹒跚,记忆却是永恒。”老人说。

记者一行在陈桂禄老人引领下,前往长岩岍。

据陈桂禄介绍,长岩岍地处三塘村靠西3公里,下为彭水县龙溪乡,右为三皇洞,左为梯子岩,只有一条独路得以到达。

三塘村3组境内,我们在一条人行石梯步道旁停了下来,是通往长岩岍的唯一道路。这条步道长约700米,宽约1.2米,路口立一碑:中国革命老区项目,2015年建。

沿着脚下的石板路,我们继续前行,一直走到长岩岍的入口处。

站在入口处,一个从岩壁上开凿出来的石床便映入眼帘,在床头一侧,还有一个石枕。

“这里就是当年土匪放哨的地方。白天,土匪就在洞口轮流放哨;夜晚,放哨的土匪按两个人一个班,一人负责放哨,一人就在旁边的石床上休息随时准备轮换。”陈桂禄介绍。

在距离石床不远的石壁上,一个不大的泉孔源源不断地流出清澈的山泉。老人说,这个泉孔就是当年土匪在这里生活用的水源。当年,土匪在长岩岍内囤积了大量的食物,加上这个现成的水源,土匪就算长时间不出岩岍,也能够正常生活。

继续前行,在距离入口约500米处,有一个在岩岍地面上挖出来的土坑。这个“土坑”当时是干什么用的?

陈桂禄老人的一席话,化解了大家心中的疑问。

“这是土匪们当年酿酒用的窖池。”陈桂禄说,当年,土匪们不但在岩岍内储存了大量食物,还能在闲暇之余用当地种的苞谷酿制苞谷酒。长岩岍易守难攻,加上大量物资、水源和供他们消遣用的苞谷酒,也给土匪常年不出洞提供了生活保障。

在位于长岩岍尾部的天然石壁上,有朱墨书写的“悔过投诚者宽大”几个大字和“张支队宣”一行小字。经测量,该标语幅长2.9米、宽0.65米。其中,“过”和“张”等字的字迹虽有些模糊,但仍能辨认。

“这就是解放军攻下长岩岍后留下的标语,也是对长岩岍红色革命历史最好的见证。”陈桂禄说。

歼灭土匪弹指间

时间的指针回到1950年。

1950年2月初,中国人民解放军川东军区从涪陵移驻黔江剿匪。某部支队张队长率军打进三塘盖,驻扎在后河的黄家寨,书写剿匪标语进行宣传,并对盘踞在长岩岍的陈典帮之流进行清剿。

据了解,为了消除三塘盖的匪患,解放军剿匪部队迅速将长岩岍围住,并从团直机炮连运来小钢炮。团营首长在阵前研究后,认为大部队攻击使不上劲,决定组建精干小分队,在机枪、小钢炮的掩护下攻打入洞,歼灭顽匪。

于是,从担任主攻任务的五连中挑选12名战士组成突击队。突击队行动时,我军9挺机枪集中火力射向洞口,同时小钢炮开炮轰击洞口的乱石墙,只用两发炮弹就将乱石墙炸开了两道缺口,乱石墙后的守敌也被打得死的死、伤的伤,剩下的土匪退到第了二道工事后面。这时,突击队趁机向岍内冲去,并连续投掷手榴弹,乘着手榴弹的硝烟很快冲进了岍里,并打伤了一批土匪。解放军冲到第二道防线后,齐声呼喊“缴枪不杀”。躲在长岩岍的30多个土匪看到大势已去,只得举手投降,大部分土匪投诚,陈典帮在与解放军对抗失败之后,率小股土匪逃跑,后被解放军击毙。攻下长岩岍后,张队长当即提笔在石壁上写下了“悔过投诚者宽大”的红色宣传标语。

陈桂禄说,看似森严壁垒,但解放大军洪流过处,不过是弹指之间。

一松绝壁铸永恒

站在长岩岍内,头顶绝壁千钧,远处青山为障。历史烟云之外,有一棵松树依然挺立。陈桂禄说,这棵松树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飞播造林的杰作。

陈桂禄介绍石床

如今,挺立绝壁边上的这棵松树,是众多摄影爱好者拍摄远景的倚身之处,因为远处的渝怀铁路、渝湘高速公路,都能在松枝之间,出现在人们的镜头之内。从这里看长岩岍,这棵松树,成了绝壁上的点缀。枝干虽不大,但其郁郁葱葱的生命力,穿过历史,就像今天的三塘盖,一切美好铸成永恒的记忆,正在走出山外……

(记者 谭鹏 )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分类

下级分类

返回顶部 找客服手机访问
返回顶部